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
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: 腐小书> 玄幻灵异>

人类幼崽废土苟活攻略

作者:秃子小贰 时间:2022-08-24 04:38 标签:末世 青梅竹马 幻想空间 未来架空
#两个小孩闯末世#
  颜布布是佣人的儿子,从出生那刻就注定,他得伺候小少爷封琛一辈子。
  小少爷封琛,冷硬得像一颗极度低温里的子弹,锋利尖锐,裹着厚厚的一层坚冰,不允许任何人靠近。
  颜布布的眼里却只有封琛,他将自己唯一的玩具递上去:“哥哥,送给你。”
  “谁是你哥哥?”封琛垂眸冷淡地问。
  颜布布嘬着手指笑:“哥哥笨,你就是哥哥呀。”
  封琛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跟屁虫,哪怕颜布布用最热烈的眼神看着他,用最软的声音喊着哥哥,他也不喜欢。
  可在末世来临时,十二岁的封琛,却带着幼小的颜布布踏上了逃亡之路。
  地震、洪涝、严寒、酷暑、疫病,以及变异的动植物。两个孤单的孩子,守着一座空荡荡的城,共同面对这个面目全非,危机四伏的世界。
  在那些挣扎求生的岁月里,封琛一次也没想过要将颜布布抛弃。
  颜布布就是他的全部。
  ——你用玫瑰般的唇吻我,子弹便绽出了花。
  #悬崖缝里生出的两株小苗儿,在末世风雨里互汲养分,相依长大#
  1V1哨向文含有些许赛博朋克、废土元素
  封琛攻,颜布布受
  内容标签: 幻想空间 青梅竹马 末世 未来架空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封琛,颜布布 ┃ 配角: ┃ 其它:惊险,绝境求生,哨向
  一句话简介:一起长大,努力活下去
  立意:不管身处任何困境,都有一颗向上的心


第1章
  封琛每次回忆多年前的那场灾难,都想不出事先有丝毫预兆。
  如果硬要找出一点苗头,不知那天弄丢了颜布布送给他的背包挂件算不算。
  2105年.4月7日
  “封少爷,飞机半个小时后起飞回国,我们现在就要离开集训地,您还有什么行李要收拾吗?”
  一名军官站在陈设简单的单人宿舍内,微微低头,声音恭敬。
  他对面是一名身形匀称的少年,正对着镜子整理西装领结。镜子里的那张脸非常俊美,虽然看上去年纪不大,稚气轮廓里却透出几分和年龄不相符的沉稳。
  封琛没回话,转头往屋外走,军官拎起皮箱和背包跟了上去。
  宿舍楼外的草坪上站着几名少年,正在互相握手告别,在看见封琛后,都不觉停下了交谈,脸上的笑容也凝滞住。
  封琛目不旁视地走向大门,阳光从侧面洒落,让他有些苍白的皮肤,显出类似玉器的冰凉质地。
  一名少年看着他背影不甘地低声道:“这次雏鹰特战集训,又让这家伙拿了第一名。”
  “主要是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发烧,状态不好,明年再把他比下去。”另一名少年安慰道。
  “可是明年我就十五岁了,超过了雏鹰特战的年龄上限。”
  “啊,那怎么办?封琛好像才十二岁,我们岂不是还要被他打败三年?”
  “不用和他比,他就是个怪胎。”
  他们的声音并不小,封琛却依旧面无表情,上了大门口候着的吉普,风驰电掣地离开了集训地。
  半个小时后,附近的军用机场,一架小型私人客机冲上天空,向着遥远的合众国飞去。
  机舱里,军官在电视新闻背景音中,整理那些未放好的行李。封琛靠坐在座位上,将集训期间一直关闭的手机打开。
  屏幕亮起的瞬间,几条信息跳了出来。
  母亲:封琛,等你集训结束,我们全家人就去岛上度假。
  母亲:封琛,你陈叔叔要在宏城进行竞选总统的演讲,你爸爸是他多年的朋友,我们得去一次,所以只能让王副官来接你了。
  封琛垂眸看着后面那条信息的日期,显示就是昨天,他放下手机,耳边传来新闻女主播的声音。
  “……不知道封在平将军会不会出现在陈思泽执政官的演讲现场——”
  女主播的声音戛然而止,电视被关闭,封琛将遥控器扔到面前小桌上,眉宇间隐隐透出几分不耐烦。
  军官回头,试探地问:“封少爷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
  封琛摇摇头。
  他其实的确有些不舒服。这几天总会不明原因的低烧,持续时间不长,很快就恢复正常,所以他也没有当回事。
  现在他又有了低烧的感觉,忍不住抬手探了下额头。极会察言观色的军官低低询问几句后,便将行军背包放下,去找空乘拿药。
  客舱内只剩下封琛一人,他看向那个黑色的行军背包,突然发现上面的一个挂件不见了。
  那是个棕色的绒毛配饰,也许是只熊,或者是只兔,他并没有仔细看过。只是偶尔感觉到有什么在和背包轻微相撞,才会突然想起。
  当然,也会捎带着想起颜布布。
  颜布布经常会在他出门前,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塞进他背包,所以他曾在笔试时,拿着和橡皮擦相似的巧克力擦考卷,也曾在械斗教官的注视下,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塑料小剑。
  他很生气,但颜布布只有六岁,所以他只能呵斥,用凌厉的语气和目光进行威慑。
  他这套对别人很有效,不管是谁都对他敬而远之,但这些人里,并不包括颜布布。
  颜布布脸皮奇厚,刚被他训一顿,又会顶着那头小卷毛往他面前凑。
  封琛只能忍,选择漠视颜布布的存在。反正再过上几年,他就要进入军校,而颜布布便会彻底离开他的世界。
  这次他没有将挂件扔了,并不是他喜欢这个玩意儿,而是他已经习惯漠视,习惯将属于颜布布的一切痕迹都漠视掉。
  “少爷,要不要休息一会儿?飞机还要好几个小时才到。”待封琛服下药后,军官接过水杯询问。
  封琛点了下头,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。
  他感觉到遮光板被放下,椅背调低,身上搭上了一条毛毯,很快便在单调的飞机嗡鸣声中沉沉睡去。
  。
  阳光很好,女佣阿梅做完事后,匆匆回到佣人房,抱出被子晾晒在小院的绳上。
  看着被子中间那团深色的濡湿,阿梅沉着脸问道:“顔布布,你昨晚睡前是不是又喝水了?”
  房檐下站着名五六岁的小男孩,两手插在深蓝色背带裤的胸兜里,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卷发,垂头丧气地道:“是的。”
  “不是给你说过睡前别喝水吗?”
  顔布布用穿着运动鞋的脚,轻轻踢着面前的桌腿,声音很小地回道:“因为有些渴,睡不着,就喝了一点点。”
  “一点点是多少?”
  “就是水杯那么多的一点点。”
  “满杯?”
  “……嗯。”
  阿梅将被子展开,觉得有些头晕,伸手摸了下额头,估计着又在低烧,便略有些烦躁地道:“哪个六岁的小孩还尿床?说出去都会被人笑话。以后就算口渴,睡前也别喝太多。”
  “知道了。”
  顔布布见阿梅不再说他,又问道:“妈妈,少爷是不是今天回来呀?”
  “是吧,昨天王副官就去接他了。”
  顔布布的大眼睛里迸出欣喜,在原地蹦了两下,头顶柔软的卷毛也东倒西歪,滑了两绺搭在耳朵上。
  阿梅转头看了他一眼,沉着脸叮嘱:“布布,少爷回来后,你也别老是往他面前窜,不受人待见,知道吗?”
  “知道了。”顔布布嘻嘻笑,被太阳照得微微眯起眼,他张开手臂,开始快乐地转圈。
  阿梅知道他只是嘴上答应得好,却也无可奈何,叹了口气往主楼走,嘴里叮嘱:“桌上盘子里有块蛋糕,洗了手再吃。”
  顔布布一边应声一边转圈,视野里是不停旋转的蓝天、佣人房,还有妈妈走进主楼的背影。
  他平常可以这样转上好久,但现在才转了几圈,便感觉到了头晕目眩,踉跄着站不稳。
  他想去扶旁边的小桌,脚下却像是踩着棉花,醉酒般摇晃了几步后,跌坐在地上。
  顔布布有些愣怔地看着前方,看院子里的草坪如同海水般起伏,看远处的笔直楼房像是被风吹过的麦田,一茬茬弯下了腰。
 
[返回首页]
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!
用户名: